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因素分析

  • 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因素分析已关闭评论

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因素分析

以下为针对海南省的被强戒的青少年所做的调查,关于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影响和原因,分别从亚文化因素、家庭因素、学校因素多维度来分析青少年的吸毒情况。摘选自典型研究2016,其分析数据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和实际意义。

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青少年处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判断是非的能力较弱,容易受到朋辈因素影响。加之新型合成毒品,如冰毒、摇头丸、神仙水等往往在名称、包装、功能上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很多初次接触的青少年无法认清其毒品本质,在环境的影响下,出于交友、减肥、消遣、解乏等目的试吸了第一口,从此不断复吸直至成瘾。

通过国内外有关青少年吸毒原因的文献梳理发现,从学科视角看,主要有心理学、法学、医学等领域。从社会学角度研究青少年吸毒问题,主要是运用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法,以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为主。研究成果主要是介绍国外关于青少年吸毒问题的研究理论,借鉴国外的研究成果,揭示影响青少年吸毒行为发生的因素及其运行机制。其中,有关青少年吸毒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亚文化因素、社会环境因素、朋辈因素、学校家庭因素等内容。

亚文化因素
亚文化都是分析青少年吸毒原因的重要维度。张胜康指出,青少年亚文化群体是价值、行为游离于主流文化之外的群体,具有互动频繁、行为方式独特、聚合力强、有潜在反文化倾向等特点。亚文化群体对青少年毒品使用行为影响极大。它通过其固有的内在机制:亚文化氛围、同类价值、学习模仿、文化压力、去个性化等等对青少年施加影响。

家庭因素
很多学者都提出家庭因素是影响青少年吸毒行为发生的重要原因,家庭教育失败和家庭成员不良关系增加了吸毒的可能性。

学校因素
在学校教育方面,大部分吸毒青少年没有在学校接受过相应的禁毒教育,学校的“分数第一论”、教师对学生的偏见、学校对越轨青少年的漠不关心而导致青少年过早涉入社会,接触不良群体在低学历标签和亚文化的接纳中,低学历标签对青少年行为失范有重要的影响,青少年亚文化价值观的形成与其同伴群体有着密切的关系。

目前,有关海南省青少年吸毒的研究成果不多,概括地说,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采用家庭环境量表,研究吸毒青少年的家庭因素。刘玉梅对海南省352名吸毒青少年进行问卷调查,发现海南省吸毒青少年家庭的道德宗教观、矛盾性、控制性得分显著高于中国常模,提出不良的家庭环境是青少年吸毒的重要原因;此外,她还另文探讨了家庭教养方式对海南省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影响,认为吸毒青少年家庭在教养方式、亲密度以及适应性方面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问题,如吸毒青少年的父母的情感温暖因子较低,父亲的惩罚严厉及母亲的过度干涉、过度保护因子评分较高等。

研究假设
青少年是否吸毒是个复杂性问题,呈现出巨大差异性,是多个影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对71名正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青少年进行半结构化访谈的基础上,本研究拟从个人、家庭、学校、社区和法律五个因素对此展开探讨,研究假设如下所述:

(1)从个人因素考虑,随着年龄增长,青少年吸毒的可能性越大;文化水平越低,青少年吸毒的可能性越大;个人收入越高,青少年越容易吸毒;社会身份对青少年是否吸毒存在显著性影响。
(2)从家庭因素考虑,源自独生子女家庭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家庭关系不好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家庭主要文化程度偏低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
(3)从学校因素考虑,就读性质越好学校的青少年越不容易吸毒;学校宣传方式对青少年是否吸毒存在显著性影响。
(4)从社区因素考虑,居住在吸毒现象越严重社区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
(5)从法律因素考虑,法律对吸毒行为的制裁越严厉,青少年越不容易吸毒。

本研究的相关概念设定为青少年:关于青少年的具体年龄段界定并无统一定论,本文采用我国统计吸毒人数时的标准,将青少年界定为35周岁以下,即凡是35周岁以下的都属于青少年范畴。

数据来源
本研究的数据来源于2016年1月至2月期间,选取四个在册吸毒青少年人数较多的市县,以问卷的方式进行调查,共发放问卷2000份,实际回收问卷1815份,其中有效问卷1815份,有效回收率为90.75%。发放对象划分为两类人群,一类是无吸毒史的青少年,这类人群的问卷采集主要依托于当地中学(初二至高二的学生);另一类是有吸毒史或正在吸毒的青少年,这类人群的问卷采集则主要依靠强制隔离戒毒所。

吸毒青少年群体特征分析
通过对1037份吸毒青少年的调查问卷分析,发现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群体主要存在以下几个特征:

家庭结构多源自非独生子女家庭
以是否为独生子女家庭为依据,判断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群体的家庭结构特征,可发现绝大部分吸毒青少年都来自非独生子女家庭,占总人数的75.7%,而仅有小部分吸毒青少年属于独生子女家庭。

文化程度结构偏低
调查问卷设计时将文化程度划分为未上过学、小学、初中、高中(职高)、大专、大学本科及以上六类,出于判断需要,我们用初中及其以下、高中(职高)和大专及以上三类进行统计。调查显示,81.3%的吸毒青少年之文化程度是初中及以下,高中(职高)学历占总人数的13.3%,大专及以上占总人数的5.4%,而我们对青少年的年龄界定为35周岁以下,即20世纪80年代及以后出生的人,这个时期我国已经迈入改革开放阶段,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初中及以下学历实属低学历范畴,但这部分人却占总人数的多半,而仅有少部分人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由此推断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的文化程度偏低。

收入结构以低收入为主
收入是吸毒青少年难以回避的问题,纵观海南省吸毒青少年月均收入状况,即36.6%的吸毒青少年的月均收入不到1000元;38.2%的吸毒青少年的月均收入处于1000~3000元;月均收入在3000~7000元的占总人数的14.8%;月均收入在7000元以上的占总人数的10.4%。基于此,我们认为海南省吸毒青少年总体上的收入情形并不乐观,以低收入为主,但也不排除存有高收入青少年参与吸毒的现象。

年龄结构日渐低龄化
调查显示,14周岁以下的有23人,14至17周岁的有39人,18至28周岁的有286人,29至35周岁的有678人。虽然多数吸毒青少年的年龄位于29至35周岁,但仍然有62个未成年人存有吸毒行为,占总人数的6.0%,这个比例已经远远超出以往吸毒未成年人占吸毒总青少年的比例,并且14周岁以下吸毒青少年人数也是有增无减,由此吸毒青少年向低龄化方向发展。

最后,比较指标在单一模型和复合模型内对青少年吸毒影响的变化。其一,指标与青少年是否吸毒的影响程度变化,模型三揭示家庭因素对青少年是否吸毒具有显著性影响,而模型六内家庭因素与青少年是否吸毒没有直接关联,这是受到个体、学校、社区、法律因素的影响造成的,而且学校因素和社区因素的影响程度有所减弱,这是受到除自身外其他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但不如家庭因素的变化明显;其二,回归系数的正负变化,经济状况、社会身份、家庭关系和家庭文化程度等指标系数在不同模型内都发生了正负的变化,说明其他指标的介入对其发生了较大影响;其三,回归系数绝对值的大小变化,由单一模型到复合模型,性别、个人文化程度、经济状况、社会身份、家庭类型、家庭关系、家人文化程度、学校性质系数绝对值都在减小,而年龄、学校宣传方式与社区吸毒环境指标的回归系数绝对值在增大,这说明性别、个人文化程度、经济状况、社会身份、家庭类型、家庭关系、家人文化程度、学校性质与法律震慑在复合模型内对青少年是否吸毒的影响在减少,而年龄、学校宣传方式与社区吸毒环境指标在复合模型内对青少年是否吸毒的影响在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