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人员吸食多种毒品的情况分析

  • 吸毒人员吸食多种毒品的情况分析已关闭评论

吸毒人员吸食多种毒品的情况分析

据我们所知,“开心水”这种毒品中主要以K粉为主,也可能会被加入冰毒,很早以前还会被放入摇头丸,在水中融化。常见于不健康的娱乐场所中,这种液体毒品可以放在酒水饮料中,比较隐蔽。

就“开心水”这种毒品,其实就是多种毒品使用的情况,术语上叫做多药滥用。就是说,一名吸毒人员在一段时间内不只吸食一种毒品,至少吸食2种毒品。那么,这类情况的吸毒人员较只吸食一种毒品的人所受到毒品的危害更大,感染传染病的风险上升,而且大脑受损伤的程度更高。

下面是摘自“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5年的一项调查,对国内5个省的强制隔离戒毒所中的戒毒学员进行了问卷调查和分析,数据有参考意义。

调查发现,在5省的2773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多药滥用现象严重,有48.78%的调查对象滥用过2种以上违禁毒品或成瘾性药物,33.79%的调查对象曾经滥用过海洛因。该结果与以往一项ATS滥用者中调查结果相似,提示海洛因是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重要的滥用毒品。

结合开始使用合成毒品和海洛因的时间分析显示,在有海洛因滥用史的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有一半以上是在使用海洛因之后才开始使用合成毒品(占所有调查对象的20.27%),这也反映海洛因滥用者中有合成毒品滥用者,该结果得到以往研究的支持,一项四川的调查显示,38%的海洛因滥用者同时滥用过“冰毒”,另一项北京美沙酮调查显示,73%美沙酮病人使用过K粉。

本次分析显示在首先或同时使用海洛因的多药滥用调查对象中有近一半是在吸海洛因5年以上开始吸合成毒品,提示约一半的合成毒品和海洛因多药滥用者是由原来的海洛因滥用者继续转化而来,且提示要重视5年以上吸毒史的海洛因滥用者,该结论与以往的美沙酮者中同时滥用合成毒品的研究相一致,因此在海洛因滥用者中要同时关注合成毒品的预防和控制。

结合吸毒原因分析,一部分海洛因滥用者为了“代替其他毒品、增加毒品功效”而开始使用合成毒品,提示对海洛因成瘾者进行积极治疗且要开展合成毒品滥用危害的健康教育和预防干预。但也要注意有近2/5的有海洛因滥用史的调查对象吸合成毒品的时间早于或与开始使用海洛因的时间相当(占所有调查对象的13.34%),也即有13%的合成毒品滥用者是同时或合成毒品使用后1年左右的时间转而开始使用海洛因的,因此,对新发生的合成毒品滥用者要尽早进行海洛因等多药滥用的预防和控制,警惕使用合成毒品的青少年近一步滥用海洛因。

人口学分析发现,无业、离婚者更容易有海洛因多药滥用史,使用毒品原因方面,有海洛因滥用史的调查对象因为“心瘾、代替其他毒品、增加毒品功效”等原因而滥用合成毒品的比例多于无海洛因药物组,提示要更进一步强调和积极治疗海洛因滥用及成瘾,特别是在MMT中要足量规律给药,以减少原来的海洛因滥用者为了代替其他毒品而寻求合成毒品的使用,该结论得到相应研究的支持。

另外,有海洛因滥用史组有更高的合成毒品使用剂量、滥用频率、注射吸毒方式的比例、同时使用其他毒品的比例、合成毒品成瘾的比例及更高的渴求VAS评分,提示随着时间推移,合成毒品滥用严重程度随之增加,而合并使用海洛因的比例也增加,也即有海洛因多药滥用史的合成毒品滥用者其合成毒品滥用程度及成瘾程度更严重。

研究表明,甲基苯丙胺等合成毒品对性行为有刺激作用,滥用者中存在较高的不安全性行为,极易导致HIV等性传播疾病的发生。本调查发现,有海洛因滥用史的调查对象比没有海洛因滥用史者更易发生商业性的性行为、从不使用安全套和性伴吸毒等不安全性行为,另外,具有海洛因滥用史者静脉吸毒的比例明显高于单纯的合成毒品滥用者,因此有海洛因滥用史的合成毒品滥用者HIV感染具有双重风险,且本调查也显示虽然具有海洛因滥用史的调查对象过去一年中进行HIV检测的比例较高,但其HIV和HCV感染率也较高,这与以往的研究结果相一致。

有海洛因滥用史的调查对象比没有海洛因滥用史者有更高比例发生抑郁和焦虑症状,该结论与以往研究结论相一致。该研究提示海洛因滥用增加了合成毒品滥用者HIV、HCV等性传播疾病和抑郁焦虑等精神症状的风险,因此要积极对合成毒品滥用者进行干预和治疗,减少多药滥用对滥用者的健康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