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毒成瘾和酒精成瘾之间的关系

  • 冰毒成瘾和酒精成瘾之间的关系已关闭评论

冰毒成瘾和酒精成瘾之间的关系

苯丙胺类兴奋剂毒品包括了冰毒、麻古、摇头丸等,此类毒品的英文简称是ATS。吸食冰毒成瘾自然是包括在苯丙胺类毒品成瘾,而医学上有种叫法是苯丙胺类毒品使用障碍。酒精成瘾也可以被叫做酒精使用障碍,那么酒精成瘾和冰毒成瘾之间有什么关系呢?下面是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发布的一篇文章。

研究对象均为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时被评定为仅使用ATS的毒品使用者。研究对象应当符合以下条件:(1)符合DSM-IV的ATS依赖或滥用诊断标准;(2)以目前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可以完成量表评估;(3)排除因文盲、不懂汉语、视力问题等原因无法参加量表自评的研究对象。新入所的ATS使用者全部符合ATS依赖或滥用的诊断。在获得知情同意之后,最终有540例ATS使用者纳入本研究。

酒精依赖识别测验AUDIT量表1989年由世界卫生组织在经过6个国家试用之后建议推广在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使用。该量表由10个问题组成,3个问题涉及饮酒量与饮酒频率,3个问题有关酒精依赖,4个问题有关因酒精引起的各类问题。国外AUDIT量表筛查危险及有害饮酒推荐的分界值为8分,在此分界值下区分有害饮酒和正常饮酒的灵敏度在80%-90%,特异度为80%;国内李冰等测得的危险及有害饮酒的界线分值为7分,灵敏度和特异度分别为99.7%和90%。若研究对象最近一年(入所前一年)曾饮酒,则完成AUDIT测验,以及下面的饮酒情况调查。

饮酒情况调查
自编问卷,包括首次饮酒年龄、饮酒频率、一般每次饮酒量、饮酒种类、饮酒场所、通常一起饮酒的人等。“饮酒场所”和“通常一起饮酒的人”为多选题。

研究方法
对2013年8月-2014年7月新入所的ATS使用者进行筛查,符合入排标准并获得知情同意的研究对象纳入本研究。在主要研究人员的协调下,接受过所用研究工具的培训和一致性评估的研究人员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获得知情同意书后,首先完成ATS依赖或滥用的诊断,然后进行AUDIT筛查,之后统一发放问卷,统一施以指导语,完成数据收集。每次数据收集完毕,均有专人进行质量控制,以保证筛查结果的准确性。

40名ATS使用障碍者平均年龄为37.0岁加减9.8岁,其中男性占76.2%。大多数为汉族(97.1%),中学文化程度(64.5%),未婚或离异、丧偶(63.0%),无工作(50.6%)。ATS的首次吸毒年龄为32.1岁加减10.1岁,吸毒时间为4.5年加减3.9年,平均吸毒剂量为0.4克加减0.3克,药力持续时间为14.0小时加减13.9小时,每周使用2次及以上ATS的人最多(49.9%)。

酒精使用障碍情况
根据已有文献,AUDIT得分大于等于7分提示存在危险和有害饮酒,小于7分为正常饮酒。因此,本研究将AUDIT得分大于等于7分的研究对象定义为存在酒精使用障碍。本调查结果显示,有30.7%的ATS使用者存在酒精使用障碍,AUDIT的均分为9.4加减6.3。首次饮酒年龄平均为17.0岁加减3.9岁,大多数人首次饮酒在18岁以前(55.5%),男性(74.1%),主要饮用啤酒(45.8%)和白酒(32.0%),饮酒频率在每周4次及以上(53.6%)。一般每次饮酒量在7个标准杯及以上(48.6%)。

ATS使用障碍者酒精滥用发生率
本研究旨在对ATS使用障碍人群的酒精滥用情况进行调查和分析。研究发现,有30.7%存在酒精滥用问题。这与国外某研究对美国ATS使用者调查的结果相似,而国内李春生等在黑龙江省的调查结果发现苯丙胺类兴奋剂依赖人员中有77%的人存在酒精滥用,高于本研究所得结果。其中可能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调查群体所在地不同。本调查在上海进行,与黑龙江相比,一般人群的饮酒率相对较低;二是对饮酒情况的调查方法不同。如黑龙江的调查询问的是酒精滥用的情况,采用自制问卷,参照标准是CCMD-3,而本研究使用AUDIT进行筛查,参照的诊断标准是DSM-IV。此外,调查人群的年龄差异、调查时间的不同也可能成为影响因素。

酒精滥用者的特征
酒精滥用者的人口学特征提示,应重点关注男性、低学历、无婚姻恋爱关系、无工作的人群。虽然无工作者较多,但无工作与有工作的人群比例相差不大,可能的原因是,有的酒精滥用者工作地点在酒吧等娱乐场所。通过与研究对象的交谈发现,有一些ATS使用者在酒吧工作,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在工作期间需要与客户大量饮酒,因此他们发生危险和有害饮酒的可能性更高,或许需要对提供酒精饮料的娱乐场所工作人员提高关注,减少他们受到ATS和酒精伤害的可能。

无论是差异分析还是logistics回归,都反映了年龄与ATS使用者的酒精滥用的关系。存在酒精滥用的人群年龄更低、首次使用ATS的年龄也更低,首次饮酒平均年龄低于18岁。这些都意味着很多ATS使用者较早地接触了毒品,并且在成年之前就有饮酒行为。根据成瘾物质的入门理论,吸烟、饮酒是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入门物质,青少年通常经历吸烟—饮酒—吸毒的行为发展顺序。这提示我们应考虑烟酒和毒品的关系,在青少年时期尽早提供相应干预。

研究的创新点和局限性
回顾以往文献,本研究是首次在上海地区通过DSM-IV和AUDIT量表对ATS使用者的酒精滥用情况进行调查。研究的局限性是,入组的ATS使用者大多数使用的是冰毒,而摇头丸等其他ATS物质的使用者很少,可能会对研究结果造成一定影响。此外,本研究仅调查了酒精使用的基本情况,没有进一步探讨饮酒的原因,以及合并使用ATS与酒精的情况。

ATS和酒精有着相似的流行场所,ATS使用者中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存在酒精使用障碍,我们应当关心ATS使用者中的酒精滥用问题。对于ATS与酒精的共同流行特征,应当定制相应的干预措施,减少多物质滥用带来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