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毛发中海洛因的代谢物单乙酰吗啡

  • 检测毛发中海洛因的代谢物单乙酰吗啡已关闭评论

检测毛发中海洛因的代谢物单乙酰吗啡

最近看到网上关于毛发检测的一些评论,发现有一些网友愤愤不平,大致是说毛发检测毒品不科学,因为服用了某些东西,会被测出吸毒。真是这么回事吗?

当然没有这么回事,不然还不乱套了!比如典型说法是,吃了含有罂粟的药物或者食物,检测海洛因会是阳性的结果,大错特错!

凯创检测在此必须纠正这个误区,作为生产毒品尿检板和毛发验毒仪的厂家,必须站出来帮助大家纠正。

毛发检测海洛因检测的是海洛因的代谢物6-单乙酰吗啡,这种物质有海洛因的代谢物中才有,罂粟中是没有的。也就是说,只有吸了海洛因的人,头发中才会含有6-单乙酰吗啡,服用或吃了含有罂粟的药物或食物,头发中是不会含有6-单乙酰吗啡的。现在清楚了吧。

如果你还是不信?不要紧,可以把头发样本拿来,我们做检测给你看。毛发检测吸毒和毒品尿检板是有区别的,尿检板确实会被一些药物干扰,但这些药物只是很少数,毛发则不会。毕竟我们是生产商,请相信我们的专业!

下面这篇实验报告,也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吸毒者毛发中 6-单乙酰吗啡、吗啡及可待因的检测及滥用评估,摘自《药物分析杂志》,其中专业性数据省略。

阿片类毒品(药物)(opiates)是指鸦片中含有的成分及其衍生物,其中主要含海洛因、吗啡(morphine,MOR)、可待因(codeine,COD)。海洛因又称双乙酰吗啡,俗称“白粉”,属于由吗啡半合成的阿片类毒品,最早在1874年由英国人莱特伦将吗啡加入醋酸中结晶制得。其镇痛效果较吗啡显著,最初曾被用做戒除吗啡毒瘾的药物,但后来发现其具有更强烈的成瘾性,且其成瘾性是阿片类药物中发病率最高、危害最大的1种。海洛因的血浆半衰期约为3分钟,进入人体后可快速地去乙酰化形成6-单乙酰吗啡(6-acetylmorphie,6-AM),其血浆半衰期为6-25分钟,进一步可水解成MOR(图1)。

检测毛发中海洛因的代谢物单乙酰吗啡

乙酰可待因为毒品海洛因中的主要杂质成分,在进入体内后可代谢成可待因。可待因被广泛应用于止咳药和镇痛药中,在体内可代谢为去甲可待因、可待因-葡萄糖醛酸结合物(C6G),此为可待因的主要代谢途径(80%),其次要代谢途径生成MOR(低于10%)。海洛因代谢物在人体中的分布具有特殊性,在毛发中以6-AM为主,而血液、尿液中主要以MOR为主。相关研究表明,在滥用某些临床药物或阿片类药物时也能在尿液中检出MOR。常见的鉴定检材为血液和尿液,但随着鉴定技术的提升以及血尿检材的局限性,毛发验毒已逐渐成为药物滥用鉴定的主流。

毛发中药物的分析可以提供关于长期用药的信息,并可揭示药物使用历史。因此,毛发中6-AM可视作是海洛因在体内的标志性代谢物,同时,MOR作为海洛因主要代谢产物,大部分来源于6-AM的代谢(图1),与6-AM结合进行分析,可为判定海洛因滥用提供有力的证据。

此外,国际毛发协会(TheSocietyofHairTesting,SoHT)建议通过测试毛发中6-AM的存在来区分海洛因与COD或MOR的滥用,推荐的阈值为0.2纳克每毫克,且6-单乙酰吗啡与MOR的比值应大于1.3。然而,Romano等研究指出,以SoHT建议值作为评判标准无法区分受污染者及吸毒者。在该实验中,研究对象的6-AM值以及6-AM与MOR的比值始终高于SoHT的建议值。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研究已经对毛发中海洛因及其代谢物进行了展开,由于毛发的颜色、人种之间的差异以及不同实验室的提取手段均会对最终的结果产生影响,已有部分研究表明SoHT的建议并不适用于所有人群的海洛因滥用判定。在向平等的研究中,所有海洛因吸毒毛发中均检出6-AM及MOR,且6-AM的浓度均高于SoHT建议值,并有28%的样品6-AM与MOR的比值小于1.3。

另外,Jurado建议将在海洛因使用者的头发中发现的6-AM和MOR的浓度分为低、中和高3个范围,由于方法的不同,每个实验室都应使用自己的数据对范围进行分类统计。相关研究指出,富含黑色素的毛发保存毒品信息的能力较无色素的毛发强;同时,不同种族的人群基因存在差别,在合成蛋白质时产生的差异可对其结合的毒品量造成影响;然而,目前鲜有关于亚洲黑发人群毛发中海洛因代谢物的阈值报道。

基于以上研究背景,本文利用LC-MS/MS建立毛发中海洛因代谢物的检测方法,对188例海洛因吸毒者的毛发进行检测分析,并研究代谢物之间的关系,旨在探讨适用于亚洲黑发人群毛发中海洛因代谢物的滥用阈值及判断标准,为海洛因的长期使用评估提供理论依据和诊断参考。

毛发中海洛因代谢物判定标准的探讨一般而言,代谢物的存在和代谢物的比例是生物学样品分析中的重要影响因素,因其可用于区分全身性暴露与外部污染。这一点在毛发分析中显得尤为关键,药物除了通过体内代谢外,还可通过多种途径进入到毛发,包括从附着于毛发上的汗液或皮脂分泌物,烟雾(例如可卡因)产生的扩散,甚至被污染的手触摸。需要注意的是,乙酰可待因作为毒品海洛因中常见的杂质,其代谢物可待因的来源易与镇咳类药物混淆,因此其结果分析价值较低,此处不再对其进行分析。而可待因虽能进一步代谢为吗啡,但其转换率较低且为可待因的次要产物,在中国人体内可待因和吗啡药时曲线下面积比值为35∶1,因此,对本研究中关于吗啡的分析影响较小。

综上,本研究在建立了完善的方法学的前提下,对188例海洛因吸毒者的毛发进行检测和分析,通过ROC曲线分析提出了可将6-AM大于等于1纳克每毫克作为亚洲黑发人群滥用海洛因的判定依据;并在同时检出MOR时考察6-AM与MOR的比值,当比率大于0.919时可作为辅助诊断依据。此外,6-AM以及MOR的浓度划分范围分析,可为遇到复杂案件时提供综合的意见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