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吸食冰毒后出现的戒断后遗症及中药治疗进展

  • 停止吸食冰毒后出现的戒断后遗症及中药治疗进展已关闭评论
摘要

越来越多的冰毒成瘾患者,通过中医药的治疗方法康复了戒断冰毒后的后遗症,大多为精神不适症状,值得戒毒工作者们学习借鉴。

苯丙胺类毒品中的甲基苯丙胺(俗称为冰毒)是强效刺激大脑的化学成分,长期吸食或一次过量使用的患者,有可能产生一段长时间内的后遗症,严重者甚至终身伴随,苦不堪言。其实,这是可以治疗的。

本文阐述了各类针对冰毒成瘾的治疗方法,如针灸、西医、中医、心理等,其中就中医比较特殊,原因是中医治疗是对患者的整体性的治疗,并且有很多案例证明冰毒后遗症是可以康复的。而用西药治疗,有些患者会出现“反跳”现象,即停止服用治疗的西药,后遗症又开始出现。

中医博大精深,自不必解释。咱们凯创检测的工作人员与国内的专门针对冰毒后遗症的中医工作者有不少接触,如果您是该领域相关工作者,请与我们沟通,交换见解,请在文末找我们。

来源:上海中医药大学学报,2020年04期。文章标题:苯丙胺类兴奋剂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及中医药治疗进展

本文很值得一读,给了我们很多启发。如朋友们对此有困惑,无论你是患者还是家属,随时和我们沟通。以下为正文:
停止吸食冰毒后出现的戒断后遗症及中药治疗进展

近年来,新型毒品的滥用人数在不断上升,苯丙胺类兴奋剂(amphetamine-typestimulant,ATS)作为新型毒品的一类典型代表,具有较强的药物依赖性。目前为止,ATS戒断后所致的精神症状尚缺乏统一的治疗标准。吸毒者的身心在滥用毒品后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陷入“吸毒-被抛弃-堕落-歧视-复吸”的恶性循环中,难以自拔。

现阶段,临床多采用抗精神病类药物治疗ATS戒断后所致的精神症状,仅是针对精神症状的对症用药,虽然在治疗过程中起到了一定效果,但仍存在维持时间短、剂量控制难、药物副作用多等一系列不容忽视的问题;同时,单纯的心理行为治疗也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传统中医药疗法越来越受到诸多研究者的重视,针刺治疗已被证明有效可行,多地戒毒机构开展了中医药戒毒研究工作。中医药治疗精神症状具有独特针对性和因人制宜的优势特点,本文针对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及中医药治疗的进展进行综述,为临床实践提供依据和参考。

苯丙胺类兴奋剂

ATS是一组化学结构类似的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具有较强的药物依赖性。苯丙胺(amphetamine)、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MA,俗称“冰毒”)、亚甲基二氧基甲基苯丙胺(methylenedioxymethamphetamine,MDMA,俗称“摇头丸”)及包括卡西酮、浴盐、六角、土冰在内的若干种精神兴奋剂,均属于ATS。根据2018年《世界毒品报告》,全球约有340万人在滥用ATS,其滥用人数仅次于大麻和阿片类毒品。截止至2018年底,我国已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达240.4万,冰毒滥用人员达135万,占56.1%。目前,我国的毒品问题主要包括合成毒品泛滥、吸毒群体低龄化、吸毒群体中流动人口比例增加等,冰毒已取代海洛因成为我国滥用人数最多的毒品。ATS具有中枢神经系统兴奋、抑制食欲、致幻作用,对精神及心理症状的改变尤为明显,具有高依赖性。若长期滥用可导致急性中毒,对中枢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心血管系统等均能造成严重损害。

ATS戒断后所致的精神症状

现代医学对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的认识

滥用ATS可致成瘾。ATS的滥用过程分为偶尔滥用和规律滥用,而从偶尔滥用发展为规律滥用往往只需几天或几星期,滥用的间隔时间也会越来越短。与此同时,折磨成瘾者的ATS戒断症状是多方面的,包括躯体、精神、心理等。有研究发现,使用ATS数十小时后,吸毒者会慢慢出现渴求、精力减退、精神压抑或兴奋、易被激惹、行动缓慢、食欲增加等症状,这些症状会持续存在,甚至长达数年或终生。ATS戒断者常见的精神病性症状包括幻视、被迫害妄想、幻听、关系妄想、抑郁、情感退缩、言语及行为紊乱等,与精神分裂症者在被迫害妄想、夸大、猜疑、幻觉等方面的症状严重程度相似,同时有相对突出的阳性症状、阴性症状和情感症状。

在我国,一项针对76例因ATS戒断后所致精神障碍患者的研究显示,易被激惹、兴奋激越、攻击性等阳性症状是在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中出现最早、也是出现最多的症状,其次会出现被迫害妄想、嫉妒猜忌症状,超过一半的患者伴有记忆减退(短期记忆)、意志活动障碍;在开始使用ATS后,出现精神病性症状的时间平均为30.90个月,这可能与毒品滥用剂量、频率和时间有一定关系,且存在个体差异。虽然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中阴性症状被认为较轻且较少,但不少病例报告显示,阴性症状是ATS戒断者持续时间较长的精神症状,比如情绪退缩、情感迟钝、社交退缩等。

敌意和猜忌是ATS戒断者的精神症状中最严重的症状群,一项国内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观点。另有研究发现,少部分ATS戒断者在停止吸食ATS数年后甚至终生,仍残留一些精神病性症状,此情况被称为迁延性精神病反应。这对于戒断者的身心康复及回归社会都造成了严重阻碍,尤其与复吸率密切相关。许多戒断者由于无法忍受这些精神病性症状,出现复吸;此外,少数戒断者因无法忍受这些精神症状而逐渐陷入重度抑郁状态,甚至轻生。

传统中医学对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的认识

晚清名臣林则徐不但发起了旷古未有的销烟壮举,而且最早提出了递减戒烟的思路。1892年,程履丰在林则徐戒毒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五脏六腑受瘾说”。“五脏六腑受瘾说”包括肺瘾、心瘾、肝瘾、脾瘾、肾瘾等,临床上以心、肾症状最为突出。明清时期,医家即知“烟已入口,常思再吸”的症状,称之为“心瘾”,并清楚认识到心瘾的顽固性及其治疗的艰难性。直至今日,此学说仍是中医认识毒品成瘾性最基础的理论;同时,中医学认为导致心瘾难除的根本是余毒未清、正气已虚。

王燕昌在《王氏医存》中提到:“因周身元气被其牵引,倦者不倦,乏者不乏,陡然爽快,疑为精神长也。一旦断烟,则诸症蜂起。”这是中医学关于戒断综合征的最早记载,将之称为“断瘾后诸症”。同时,书中认为,毒品味辛香、苦、酸涩,性温,有毒,归心、肺、肾经,初吸因其辛香开泄,可振奋精神,但同时气道大开,气血津液耗损,久之成瘾,元气赖药,气血运行失度,最终导致元气耗竭、脏腑俱损,并进一步提出“气血津液受瘾说”“三焦受瘾说”“膜原受瘾说”等与毒品成瘾相关的学说。断瘾所致精神失常、焦虑、抑郁、幻觉、妄想等与中医学“癫狂”“鬼祟”“郁证”等病证相似,究其病机,肝郁气滞、情志不畅则见焦虑、抑郁,气郁化火、上扰清窍或气血不足、心失所养、心神不安、神不守舍则见幻视幻听、妄想癫狂。

停止吸食冰毒后出现的戒断后遗症及中药治疗进展

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的治疗

西药治疗

目前为止,尚无针对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的标准治疗方案,强制隔离戒毒所主要通过入所前的专业精神卫生检查、评估,根据评估结果进行相应的处理。戒断者入所前经规范的精神状况检查,若存在严重精神障碍或自杀倾向,则移交精神专科医院治疗。全国范围内只有少数精神专科医院愿意收治新型毒品依赖所致的精神障碍患者。在专科医院中,戒断者可获得专业且有效的药物治疗。反观,现有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治疗条件仍相对落后,一些精神症状不太严重的戒断者可能在戒毒所内无法到规范且高效的治疗。

根据戒断者存在的精神症状,目前主要采取对症处理,如镇静、抗抑郁、抗精神失常等。治疗药物主要以苯二氮类和抗精神病性药物为主,若患者出现明显的冲动及激越行为,经检查、评估且证明苯二氮类药物治疗无效后,可选择抗精神病性药物,典型的药物有氟哌啶醇、利培酮、奥氮平等。有临床研究证实,氟哌啶醇2-5毫克肌肉注射,其抗精神病性症状的效果较好,但临床实际应用剂量需根据病情严重程度调整。一项有关药物治疗ATS戒断后所致精神障碍的研究统计发现,选择奥氮平、利培酮等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治疗的病例占总病例数的90%以上,其原因可能是这些药物可阻断多巴胺受体,对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及渴求均有效果,尤其对阳性症状的疗效更为突出,但对情绪低落、避免社交等阴性症状效果不明显,长期使用甚至可能加重阴性症状。因此,西药治疗的安全性及使用规范尚有待进一步探讨,同时,药物治疗也具有一定的依赖性,停药后阳性精神症状“反跳”现象屡见不鲜。

心理行为治疗

目前针对ATS戒断者,世界各国普遍使用的心理治疗方法有认知行为治疗、动机强化治疗、社会网络治疗等。王姗姗等研究发现,“动机+认知行为”团体心理治疗可显著改善女性ATS戒断者的抑郁情绪,同时可提高防复吸技能。邹海欧等对100例MA依赖者进行3个月的认知治疗和家庭治疗,结果发现,治疗组受试者对新型毒品的认知度提高,同时他们应对新型毒品的技能也得到了提高。尽管心理治疗与社会干预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对戒断者的身心康复仍有积极作用,为戒断者最终回归社会及预防复吸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我们认为,单纯的心理行为治疗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尤其对程度较严重的精神症状者,心理行为治疗的效果有限、耗时较久,对这部分人群,长时间的跟踪治疗容易造成脱落,且很多患者不能正确认识心理行为治疗的作用,因此,在临床中应采用心理行为治疗与其他治疗相结合的方法,以促进治疗效果的提升。

中药治疗

近年来,中药治疗ATS戒断后所致精神障碍及心理症状的研究越来越多,中、西药联合应用成为治疗的新方案,且被证实更加有效。与此同时,相关中药方剂的治疗作用也不断得到证明,为ATS戒断者临床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

停止吸食冰毒后出现的戒断后遗症及中药治疗进展

周慧萍等针对吸食MA引起的精神行为异常,根据其具体的临床表现,将其归为中医“癫狂”范畴,辨证为痰阻心窍证,同时运用中医化痰法联合利培酮治疗,显著改善了因MA引发的精神行为障碍。夏鄂州等用加味逍遥汤治疗30例ATS滥用所致抑郁症状患者,结果表明,加味逍遥汤与氟西汀相比,其疗效无明显差异,证明中药复方在治疗ATS滥用所致精神症状方面的功效。另有研究者将MA依赖性脱毒治疗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对照组实行西医脱毒治疗,治疗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给予加味逍遥散联合耳穴压豆治疗,结果显示,治疗组患者的焦虑、抑郁评分和中医戒断症状评分均显著低于对照组。以上结果提示,在MA依赖患者急性脱毒期治疗中,运用加味逍遥散联合耳穴压豆疗法可显著提高急性脱毒质量,减轻戒断症状,使患者更加安全平稳地度过急性脱毒期。

将传统中医应用于ATS戒断者的治疗已得到越来越多的研究者重视,许多戒断治疗机构已开始应用中药治疗,然而,中药的口感和复杂的配比制作过程往往使患者的依从性与中药使用的可行性降低;同时,在辨证论治方面,中医药治疗具有一定的优势,多个研究均显示出可观的治疗效果。因此,未来的研究应针对中药的优势与劣势,扬长避短,促进中药在戒毒治疗中的推广与应用。

针刺治疗

在药物成瘾戒断症状的治疗中,针刺疗法已被广泛应用,具有安全、经济、有效等优势,并且大量临床和基础研究均已肯定其在戒毒治疗中的疗效。无论是阿片类还是苯丙胺类药物成瘾,针刺治疗对成瘾后戒断所致的症状均有明显的改善作用,尤其对不良情绪、失眠、食欲减退等症状,针刺治疗的效果更显著。

李明哲等对12例MA戒断者,采用电针百会及双侧内关、足三里穴进行治疗,结果发现,电针治疗可有效抑制MA戒断者对毒品线索的注意偏向,提高戒断者的睡眠质量,改善其情绪状态。以上结果提示,针刺治疗可改善MA戒断者受损的大脑功能,减轻其对毒品的渴求,提高生活质量,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复吸率。梁艳等将90例男性MA成瘾者随机分为电针组、耳针组和对照组,对照组患者予常规治疗,电针组患者在常规治疗基础上,予针刺双侧内关、神门、足三里、三阴交、第五胸椎(T5)夹脊穴、第二腰椎(L2)夹脊穴,并分别在双侧T5、L2夹脊穴上接通电针;耳针组患者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取耳穴单侧交感、神门、肺、肝压豆治疗。

结果显示,无论是电针还是耳针治疗,对MA的戒断症状及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均具有治疗作用,并且随着治疗时间的延长,电针体穴对以上症状的改善较耳针治疗更为明显。同时,此研究也验证了我们课题组在前期针刺治疗阿片类戒断者研究中筛选出的内关、神门、足三里、三阴交、夹脊穴的有效性及电针治疗的可行性。另有研究者观察电针“鬼穴”对MA依赖者情绪症状及精神症状的影响,结果发现在戒断症状亚急性期,针刺“鬼穴”可有效缓解戒断者的抑郁情绪;同时,研究者认为,抑郁情绪的改善可能是因为针刺“鬼穴”改善了MA依赖者的认知障碍及睡眠障碍。

类似的研究还有,将60例男性MA成瘾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对照组予定期健康宣教,观察组在定期健康宣教的基础上予电针“鬼穴”治疗,结果显示,治疗后,观察组患者的阳性与阴性症状量表(positiveandnegative syndromescale,PANSS)总评分及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anxietyscale,HAMA)、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depressionscale,HAMD)评分均显著低于对照组,上述结果提示,电针“鬼穴”能有效改善MA成瘾者戒断中出现的精神病性障碍及情绪障碍。

针刺治疗具有安全、经济、无毒副作用的特点,可有效改善ATS戒断者的稽延性戒断症状,并对戒断者的情感症状及焦虑、抑郁状态疗效显著,促进ATS戒断者康复。然而,针刺治疗能否有效改善ATS戒断后所致的精神病性症状,对阳性症状还是阴性症状更有效,这类研究依然较少,缺乏大样本的临床证据。同时,治疗过程中如何应对戒断者精神症状的发作,如何保证治疗的安全性,这些都需要研究者进一步探讨并制定合理规范的治疗方案,这些也是针刺治疗难以在戒毒机构中全面推广的原因。

其他中医疗法

有研究发现,中医五行音乐联合肌肉放松训练可有效提高女性MA戒断者的心理健康水平,进而改善戒毒者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状态,增强其摆脱毒品的主观积极性。这是将中医情志治疗与现代躯体康复治疗相结合的疗法,是对ATS戒断症状治疗的创新,对未来的研究具有启发意义。

综上可见,治疗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的疗法较多,但每种疗法都有其优势与劣势,故临床治疗的关键是如何将各种疗法合理地联合运用,取长补短,这是未来需要研究者努力探索的方向。中医药治疗ATS戒断后所致精神症状有独特的优势,具有针对性强和因人制宜的特点,应在戒毒实践中得到推广。目前,戒毒工作已不仅限于戒毒这唯一目的,如何让戒毒者重回生活、重回家庭、重回社会工作、防止复吸,这是戒毒工作的新目标。然而,戒毒者的心理及精神世界的重建,是实现这些目标的前提。因此,随着医学的不断发展,应充分发挥中、西医学的优势,制定多疗法联合的标准治疗方案,提高戒毒工作的成效,使戒毒者早日回归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