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吸毒人群的梅毒和HCV等传染病感染情况

  • 宁波市吸毒人群的梅毒和HCV等传染病感染情况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诊断知识
摘要

吸毒人群是一些传染病的高危群体,如梅毒、HCV丙肝、性病,乃至艾滋病。了解这些信息,才能更好的预防。

宁波市吸毒人群的梅毒和HCV等传染病感染情况

本研究对2009-2018年浙江省宁波市吸毒人群进行横断面调查,旨在了解和评估该人群行为特征及相关性传播疾病的感染状况和影响因素,为针对性干预措施的制定提供依据。

吸食或注射成瘾性药物且年龄大于等于16岁者。本研究中传统毒品指鸦片、海洛因、可卡因、杜冷丁、吗啡和大麻;新型毒品指冰毒、摇头丸、K粉、麻古、麦角乙二胺、三唑仑、安钠咖等人工合成的致幻剂与兴奋类毒品。

2009-2018年的每年4-6月,采用连续抽样的方法选取宁波市戒毒所新入所吸毒人员纳入研究,经知情同意后开展问卷调查。调查内容包括一般人口学特征(如年龄、性别、职业、婚姻等)、既往吸毒行为史、性的行为史等相关信息。问卷调查后,采集调查对象的静脉血进行HIV、梅毒螺旋体和丙型肝炎病毒(HCV)抗体检测。艾滋病知识知晓的定义:8个知识问题中正确回答6个及以上的为知晓。

现场采集调查对象静脉血8毫升。HIV和HCV抗体检测均采用2次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进行结果判定。初筛选用ELISA-1试剂,结果阴性者判定为阴性;结果阳性者采用ELISA-2试剂进行复检,初筛与复检结果均呈阳性,即判定为阳性,复检结果如为阴性,则判定为阴性。两种试剂分别由珠海丽珠试剂有限公司和北京万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生产。梅毒螺旋体实验室检测采用ELISA试剂进行初筛,结果阴性者判定为阴性,结果阳性者采用快速血浆反应素环状卡片试验(RPR)进行复检。初筛与复检结果均为阳性即判定为阳性,复检结果如为阴性,则判为阴性。

本次研究共完成4000名吸毒者的调查问卷和血液检测,年龄(33.48加减8.25)岁,男性3319人(82.98%),在婚/同居2176人(54.40%),文化程度初中及以下3446人(86.15%),户籍地为本省2352人(58.80%)。

吸毒人群艾滋病相关知识总知晓率为93.30%(3732/4000),其中2010年(87.75%)、2011年(88.00%)、2012年(89.75%)低于90.0%。知晓率整体呈逐年下降趋势。

调查对象中25.78%(1031/4000)主要使用传统毒品,66.03%(2641/4000)使用新型毒品,8.20%(328/4000)两者都使用,新型毒品使用率呈逐年增长趋势。调查对象中曾经注射吸毒697人(17.43%),其中传统毒品使用者注射比例为35.50%(366/1031),新型毒品使用者注射比例为6.10%(161/2641),混合使用者注射比例为51.83%(170/328)。

调查对象最近一个月性行为比例为63.28%(2531/4000),最近一次性行为时使用安全套率仅为29.71%(752/2531)。36.60%(1406/3842)的调查对象最近一年发生过商业性的行为,最近一次商业性的行为安的全套使用率为32.79%(461/1406),调查对象发生商业性的行为比例呈逐年下降趋势。最近一年调查对象接受艾滋病相关检测与咨询、药物维持治疗/针具交换、同伴教育的比例分别为34.05%、18.77%和15.98%。

除2009年未检测HCV抗体外,其余年份均完成了HIV、梅毒螺旋体、HCV抗体检测。调查对象HIV抗体总阳性率为0.48%(19/4000),历年HIV抗体阳性率变化趋势不明显。梅毒螺旋体抗体总阳性率为13.80%(552/4000),其中男女性阳性率分别为10.94%(363/3319)和27.75%(189/681),历年阳性率呈逐年上升趋势。HCV抗体总阳性率为21.06%(758/3600),2010-2018年阳性率呈逐年下降趋势。另外,新型毒品使用者HIV、HCV阳性率低于传统毒品使用,但其梅毒螺旋体阳性率高于传统毒品使用者。

本研究发现宁波市吸毒人群以男性、低学历、本地户籍为主,与相关调查结果一致。研究显示本地吸毒人群艾滋病知识知晓率虽呈逐年下降趋势,总知晓率仍维持较高水平(93.30%),但该人群最近一次性行为安全的套使用率仅为29.71%,有36.60%调查对象近一年发生过商业性行为,近一次商业性的行为安全的套使用率为32.79%,提示该人群仍存在艾滋病知行分离的情况,与既往研究结果一致。另外,该人群最近一年接受艾滋病相关检测与咨询、药物维持治疗/针具交换、同伴教育的比例较低,且艾滋病相关检测与咨询力度年度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可见针对吸毒人群的宣教、干预和促进艾滋病相关检测工作仍需加强。

宁波市吸毒人群使用新型毒品的比例显著高于传统毒品,且呈逐年上升趋势,虽然2018年出现小幅下跌,但吸毒人群使用毒品类型已由传统毒品为主转变为新型毒品为主,与有关调查结果类似。传统毒品使用比例在2018年突然升高,可能与宁波市公安部门在该年初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整治活动有关,由于新型毒品使用的隐蔽性而难以被发现。另外,本研究发现新型毒品使用者注射吸毒比例明显低于传统毒品使用者,但其近一个月性的行为比例、最近一年商业性的行为比例及未使用安全套比例均高于传统毒品使用者,与既往研究结果一致,提示新型毒品使用者不安全性的行为是其感染HIV的主要因素。调查发现新型毒品使用者HIV感染率低于传统毒品使用者,但梅毒螺旋体感染率高于传统毒品使用者,且新型毒品使用者最近一年接受艾滋病相关检测与咨询的比例明显低于传统毒品使用者,由于感染性病后会增加感染HIV的风险,因此吸毒人群感染梅毒螺旋体的危险性不容忽视。

本研究显示宁波市吸毒人群HIV感染率低于全国、浙江省乃至部分地市平均水平。HCV感染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高于全省水平,随着传统毒品使用率下降,HCV感染率也呈下降趋势。梅毒螺旋体感染率高于全国和浙江省平均水平,且呈逐年增长趋势。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感染梅毒螺旋体的危险因素为年份、女性、高年龄组、有商业性行为。梅毒螺旋体感染率整体呈上升趋势,个别年份出现短暂下降,可能与抽样误差有关。女性为梅毒螺旋体感染的危险因素,与既往研究结果一致,原因可能是女性吸毒者存在“以卖的钱再养吸”的现象,且女性较男性更容易感染梅毒螺旋体。有研究显示。本研究并未发现吸毒种类与梅毒螺旋体感染相关,可能由于混合吸毒人群的干扰存在,也可能是抽样误差和自我报告信息偏倚导致。按既往经验,女性、年龄和是否有商业性的行为可能存在共线性,但本研究结果显示其并无共线性,高年龄组可能由于在婚/离异/丧偶比例高,临时性行为比例高而感染梅毒螺旋体,也可能由于使用毒品不同,具体原因有待进一步开展调查验证。

本研究存在一定不足。首先,采用的横断面研究方法,无法确定相关因素与梅毒螺旋体感染的关联,需后续研究进一步证实。其次,毒品使用及性行为特征为自报的敏感信息,没有客观手段进行核实,可能存在信息偏倚,造成结果外推,存在一定局限性。但本研究连续10年在同一地区的调查数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本地吸毒人群行为及相关疾病的传播特征。(文摘自疾病监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