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脉注射吸毒人员肝肾功能的检测分析

凯创检测
155
文章
0
评论
2020年2月18日01:06:07静脉注射吸毒人员肝肾功能的检测分析已关闭评论
摘要

静脉注射人员一直是吸毒人员中的高危群体,因其混用注射针头易引发传染疾病,如肝炎病毒(丙肝)、梅毒病毒,乃至艾滋病病毒。

静脉注射吸毒人员肝肾功能的检测分析

静脉药瘾者(注射吸毒毒瘾人员)是一特殊社会人群,往往有共用针头静脉注射高浓度毒品的特征,这使HIV,HBV,HCV,HGV,TP感染机率倍增。并且在静脉药瘾人群中病毒的重叠感染和人群交叉感染广泛存在。为了解深圳市静脉吸毒人群中这些病毒的感染情况及其是否已有肝肾功能的损伤,对深圳某戒毒所吸毒者的血清进行了上述病毒标志物及肝肾功能的检测。结果报告如下。

选取深圳某戒毒所强制戒毒人员110人,均为男性静脉药瘾者;年龄最大42岁,最小19岁,19-20岁1人,21-30岁52人,31-40岁52人,41-42岁5人。

血样收集。采用无抗凝剂真空负压管采集静脉血4毫升,分离血清置-20摄氏度冰箱保存待测。

检测方法:深圳市某戒毒所吸毒者血清110份,抗-HIV初筛用ELISA法,阳性血清经WB法确认,抗-HCV,抗-HGV,HBsAg均用ELISA法检测,梅毒抗体采用血清凝集法(RPR)。抗-HIV用ELISA试剂检测,初次试验阳性标本进行双孔复试,复试阳性者用蛋白印迹试验(WB)进行确认;HBsAg用某公司诊断试剂检测;抗-HCV,抗-HGV,梅毒阳性标本采用日确认试剂检测梅毒特异性抗体(TP)。全部检测严格按照各试剂盒说明书操作及判断结果。肝功能主要检测ALT,肾功能主要检测BUN,Cr,均在OlympusAU64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进行检测,采用Olympus原装试剂及其相应的校准品,每次检测均进行相应检测项目的室内质量控制,且结果在控。

在110名静脉药瘾者中共检出抗-HIV阳性4例,阳性率3.6%;HBsAg阳性20例,阳性率为18.2%;HCV阳性84例,阳性率为76.4%;HGV阳性72例,阳性率为65.5%;梅毒阳性12例,阳性率为10.9%;以HCV,HGV,HBV检测阳性率最高。

静脉药瘾者HIV,HBV,HCV,HGV,TP混合感染结果及肝肾功能异常情况,静脉药瘾者二重感染率为85.5%(94/110),三重感染率为2.7%(3/110),四重感染率为0.9%(1/110),未发现五重感染者,混合感染率为89.1%(98/110);肝功能异常51例,阳性率为46.4%;肾功能异常2例,阳性率为1.8%。

在被调查的110名静脉药瘾者中,年龄在19-42岁之间,其中19-30岁达53人,占48.2%。表明有近一半的静脉药瘾者是青少年,应对青少年加大毒品危害性的宣传力度,采取有效措施,阻止吸毒继续向青少年传播蔓延。静脉药瘾者中由于大多数均为有共用注射器行为,HIV,HBV,HCV,HGV,TP这五种病毒有相同的传播途径(血途径、性途径、母婴途径)导致吸毒人员这五种病毒感染率均明显高于普通人群,加之HBV,HCV,HGV在我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病毒性肝损害中具有无与伦比的重要地位,并且二重、三重感染率高,直接危害吸毒者健康。

静脉吸毒人群是HCV感染的高危人群,据报道国外的静脉吸毒人群中HCV的感染率在30%-90%,尽管国内不同省份报道静脉吸毒人群中HCV的感染率有差异,但均在大于60%的较高水平;2002年四川省凉山州静脉吸毒人群中HCV的感染率为71.0%(269/379)。在本调查中,静脉药瘾者HCV感染率为76.4%,位于五种病毒之首,与广东省1995-1996年对戒毒所中静脉吸毒人员的监测发现HCV抗体阳性率73.3%,及1998年监测哨点静脉吸毒者中HCV抗体阳性率63.7%相近,静脉吸毒人群的HCV感染一直居高不下,且广东省呈现稳中有升的势头。HGV是静脉吸毒人群引起较高流行的另一重要肝炎病毒,本研究中静脉药瘾者HGV感染率为65.5%,位于五种病毒次席。

我国是HBV的高发区,人群中HBsAg的感染率高达10%左右,我国自然人群中HBV感染率明显高于HCV感染(3倍以上),本调查的吸毒人群的感染为18.2%,稍高于普通人群,仅占吸毒人群HCV感染率的1/4,其它学者也有着类似的结果,目前尚无明确理论解释这一原因。究其原因,一方面可能由于HBV疫苗的接种,阻止了一部分静脉药瘾者中HBV的传播,但也有调查表明静脉药瘾者免疫接种并不常见,此部分并不能作为阻止HBV在静脉药瘾者中传播的主要原因。

另外在肝炎病毒的研究中,曾发现不同肝炎病毒之间存在着相互干扰或抑制现象。但关于静脉药瘾者感染多种病毒重叠感染后,各病毒的生物学行为变化,病毒之间是否存在干扰现象及如何评价各病毒在机体的致病机制仍不明确。Sampietro等研究表明,HCV和HGV合并感染的临床经过与单独HCV感染者相似,但HCV和HGV合并感染者ALT水平低,HGVRNA滴度低,提示HGV能干扰HCV感染。另有研究表明,HCV/HBV两种病毒对肝脏具有同步损害,二者对靶器官损害互动。本研究中HBV+HCV感染例数15例,其中11例肝功能异常,肝功能异常占HBV+HCV感染比例73.3%(11/15);HGV+HCV感染例数53例,其中22例肝功能异常,肝功能异常占HGV+HCV感染比例41.5%(22/53)。

进一步证实HCV/HBV两种病毒对肝脏的协同作用和HCV与HGV肝炎病毒之间存在着相互干扰或抑制的现象。而HBV+HGV感染例数11例,其中6例肝功能异常,肝功能异常占HGV+HCV感染比例为54.5%(6/11),HBV+HCV+HGV感染3例,均有肝功能异常。HGV和HCV两种病毒对肝脏的损伤是协同作用还是相互干扰或抑制,没有相关报道,如果再加上HBV的三重混合感染,情况又会如何呢?这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探讨。

本研究中HIV、梅毒感染率分别为3.6%及10.9%。由于HIV、梅毒均可通过血液及性接触传播,以及静脉药瘾者与性乱这两个社会问题存在密切的协同关系,导致静脉药瘾者有较高的HIV、梅毒感染率。此次调查110名男性吸毒者感染HIV感染率较类似报道要低,这可能与样本量小有一定关系。吸毒人群是HIV感染的高危人群,同时作为HIV传播的桥梁人群,有必要对他们进一步加强监管和监测。(来源:现代检验医学杂志2007)